工程案例

工程案例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程案例 >

但是他花光了雍正皇帝辛苦十几年攒下的家底

发布时间:2019-05-12 15:29

  说清朝亡于乾隆,似乎有点冤枉了他,因为“十全武功”也不全是战败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乾隆在中华版图的保持和扩大这方面,还是有所贡献的。但是他花光了雍正皇帝辛苦十几年攒下的家底,与和珅联手大贪特贪,弄得朝堂内外无官不贪,自己挖塌了清朝墙角,说清“衰于乾隆”,应该不算量刑过重。乾隆最大的罪孽,就是狂妄自大闭目塞听,以至于清朝在他执政时期开始被科技发展潮流淹没,成了每战必输、每输必赔的肥羊菜鸟——跨马弯弓的所谓“八旗劲旅”,在列强的坚船利炮面前,就是一只被虐的菜鸟。而据与乾隆同时的清朝礼亲王日记记载,清朝从康熙到乾隆的一百年间,火药武器的发展完全停滞了,以至于百年前康熙铸造的大炮,从土里刨出来之后,居然成了“神兵利器”。

  咱们今天说的清朝礼亲王名叫昭梿,生于乾隆四十一年(1776年),卒于道光十三年(1833年),历经乾隆嘉道三朝,以宗室大臣、袭封礼亲王的身份,记载了清朝许多皇室秘闻,他的日记后来汇总成《啸亭杂录》《啸亭续录》,很多历史学家都认为,礼亲王昭梿的啸亭系列,比《清史稿》更真实可信。

  按照礼亲王昭梿的记载,在乾隆年间,荆州被农民军包围——当然,在昭梿的记载中,这是一群“贼”,当时驻守荆州的是一个叫勒褔的副都统。这位勒褔副都统被打得焦头烂额的时候,被天上掉下来的元宝砸中了脑袋——荆州知府从地下挖出来几十门大炮,虽然锈迹斑斑,但是仍然能用:“炮声所至,贼立奔溃,其围遂解。”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情节:不但清军百年来没有铸造新炮,老百姓(农民军)更是不知火炮为何物,百年前的铜炮居然成了无敌的存在,可见大清朝在这一百年间就像拉磨的驴一样在原地转圈了。或许我们称之为黔之驴更恰当一些,因为那时候在欧美大陆上已经出现了好几只大老虎。

  笔者对世界火炮历史知之甚少,还真不知道乾隆年间世界各国的火炮已经发展到什么水平,但是可以帮读者诸君算一笔账,看看乾隆时期是公立哪一年。 乾隆1736年继位,那一年蒸汽机的发明者詹姆斯·瓦特出生,牛顿出版了《流数术和无穷级数》;1795年乾隆禅位的时候,拿破仑·波拿巴已经开始掌权。拿破仑打仗的时候,弓箭早已摆进了博物馆,法俄战争,双方都是先用大炮轰再用火枪射——遂发式火枪已经出现二百五十年了,连转牛仔和印第安人打架都用上了手枪。

  礼亲王昭梿在日记中很是庆幸:“(康熙铜炮)百余年后犹为我兵所得用,致使垂破之城危而复安,亦有天意存也。”同时他也透露这批铜炮是啥时候埋起来的:“康熙中顺承王勒尔锦守荆州,闻吴逆兵至,踉跄而归,盖当时所铸者,恐以资吴,故埋瘗于地下。”康熙平定三藩是在1681年,火炮在地下埋了一百年,也就是到了1781年前后,相对应的是乾隆四十六年前后——乾隆当了这么多年皇帝,每天忙着作诗、南巡、换皇后,而清军却还背着大刀片子拎着红缨枪打仗呢。

  当年马戛尔尼来访,送来了蒸汽机、绵纺机、迫击炮、连发手枪,乾隆连看都懒得看一眼,不但蔑视其为“奇技淫巧”,然后自我感觉良好地请人家参观背着原始弓箭的“八旗精锐”,结果黔之驴的真面目被一眼看。从那时候起,列强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原本的世界霸主,已经沦落为又蠢又笨又盲目自大的肥羊——伸出一根指头轻轻一戳,这个庞然大物就会轰然倒下……

地址:广东省珠海市香江路26号 邮箱:秒速飞艇@admin.com
Copyright © 秒速飞艇 版权所有 网站导航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