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中心

火警报警设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火警报警设备 >

并渐渐成为中国的一项社会问题

发布时间:2019-01-15 20:16

  一片灰色的旧墙被画上一个白色的大圆圈,中间套着一个大大的“拆”字,这几乎是几年前北京的一道“景观”。伴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,拆迁行为也不可避免地出现,并渐渐成为中国的一项社会问题。现任长春市人大副主任的李发锁用三年半的时间,结合调研和亲身经历日前完成了《动迁》。在采访中,他认为中国拆迁中各种问题的原因是,管理跟不上发展速度。

  《动迁》讲的是某市拆迁管理办公室主任于海洋临危受命,必须设法让近万户超期被拆迁居民早日回迁,同时妥善处理十几个老缠访户的特殊问题。书里既有在回迁房土地上建商品房的不法开发商,又有不断上访的老访户,有凭借人脉不停“被拆迁”的单身女老板,还有违法拆迁的房地产商,几乎浓缩了当下中国面临的拆迁问题会涉及到的各色人物。

  现任长春人大副主任的李发锁在政府办公厅工作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曾经多次参与研究处理拆迁上访事件,在研究了20多个典型案例后,有了《动迁》一书。以动迁为主题创作小说,是因为“这是过去、当下和今后一段时期所不可避免的行为,是社会发展建设过程中的常见现象。”

 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中国在拆迁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的原因,李发锁会说,“发展速度太快,管理跟不上去。”这里细分下来既有管理原因,也有法理原因,还有伦理原因。他说,因为中国发展越来越快,建设项目越来越多,相伴而来的必然是拆迁越来越多。国外很多城市几乎看不到工地,英国约克大教堂建了250年才基本完成,可中国现在却消耗了全世界40%的钢材和水泥。“在这样高速的发展下,城市管理部门却只是那几十个人,管理机制和体制都很原始,所以往往等到开发商都在回迁地上盖起商品楼了,监管部门还没有发现。”

  钉子户也是拆迁过程中衍生出的专有名词,李发锁说,根据他的观察,一般钉子户有三个要素,第一是受过大摧残;第二是没什么社会背景,只能靠自己;第三是大都比较偏执。但是对于钉子户的问题,他说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不能笼统地说钉子户就有理或者没理。

  钉子户的出现都是对拆迁补偿的不认可,因为很多人在动迁后,得到的赔偿款无法再回迁原址购买同等面积的商品房。李发锁说,如今房价这么高,是政府政策调控出了问题,香港50%以上的市民住在政府提供的中低档房中,但是内地廉租房却少得可怜。

  李发锁举例说,有的动迁了的老百姓不是不想消费好房子,但是消费不起。新房暖气费一年两千多元,电梯费每年两百多元,室内水冲厕所是好,但是一年要增加水费两三百元,以前用手压井水不花钱。所以,拆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程,几乎每家都有各自的情况,简单不得。他说,政府既然批准了拆迁,就要把老百姓的困难考虑进去。

  作为现任政府官员,李发锁也谈到了对当下官场小说的看法。他认为,现在官员在文学作品里的形象要么就是一团漆黑,要么就是高大全,其实官员就是普通人,大多数人也很有才华和智慧。(记者姜妍)

地址:广东省珠海市香江路26号 邮箱:秒速飞艇@admin.com
Copyright © 秒速飞艇 版权所有 网站导航 网站地图